当前栏目:首页> 实习专栏
实习专栏
实习专栏

纪念九一八事变八十四周年

张笑尘
     今天,在九一八事变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我们利用课余时间参观了抗日战争纪念馆和国家军事博物馆,晚上回到宿舍,心中久久不能平静,总觉得应该留下点什么,九一八,一个中国人应当永远铭记的日子!
      提笔写下“纪念”两个字,不禁想到了鲁迅先生的《记念刘和珍君》。虽然这篇文章的写作背景是早于九一八事变五年的三一八惨案,虽然鲁迅先生提笔初衷是追忆这位始终微笑的和蔼的学生,痛悼“为中国而死的中国的青年”和歌颂“虽殒身不恤”的“中国女子的勇毅”。虽然时过境迁,而今的我们国家繁荣昌盛,人民生活富足美满,战争似乎离我们很远很远,但纪念九一八,重读《记念刘和珍君》,不禁让我感慨,让我想到而今的国家与青年。
      战争的年代有孙中山先生驱除鞑虏,恢复中华的坚定信念,有周恩来总理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的宏图远志,有鲁迅先生弃医从文的毅然抉择,正是在一大批有理想有信念的仁人志士的领导下中华民族得以忍辱负重,坚持抗战,熬过最苦涩的八年,最终取得抗日战争的胜利,而在战后的岁月里,国家满目疮痍,百废待兴,若不是人人都怀着建设新中国的巨大热情,若不是信念战胜了饥饿,战胜了疲劳、战胜了困苦,怎会有两个五年计划的瞩目成就,怎会有两弹一星的辉煌时刻,聊天期间一位长辈的话令我印象深刻,试想如果今天中国没有原子弹,没有氢弹,没有卫星,那么美国还会如此尊重你么?
      想想不禁惭愧,所有今天的幸福生活,都是先辈在铁与血,汗与泪中为我们创造的,而今天的我们,具体而言今天绝大多数青年,早已不复当年的激情与热血,在一个青少年普遍缺乏信仰的大环境下,重读《记念刘和珍君》,很不是滋味。
      如果对比国外,我们会发现大多数外国人都有宗教信仰,西方的基督教、中东的伊斯兰教、印度的佛教、以色列的犹太教,虽然这些在我们马克思主义无神论者看来不可理喻,十分可笑,但不可否认,这些信仰确实支撑起他们的文化与文明,而反观我们,现在的国人,信仰在何方?
向“钱”看是评论家总结中国大众的信仰,“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是北大教授给当代高校大学生的信仰标签,其言论虽说有些以偏概全,但当我们看见一起又一起扶老人被讹事件,当我们看到不断被爆出的贪污腐败事件,心里还是不禁要问:中国人到底怎么了,我们的信仰到底在哪里?
      如果说以无神论作为没有宗教信仰的借口,横看美国,建国200余年来爱国主义始终是每一个美国人最坚定的信仰,殊不见烈士陵园中长盛不衰的鲜花,殊不见国庆日大街小巷飘扬的星条旗,而我们的国庆,大多数人恐怕只关心着放假,而烈士陵园,又有多少人会去祭拜?如果纵看历史,我们依然可以找到足迹,抗战时期全民同仇敌忾,势把日本侵略者赶出中国的坚定信念,建设时期大家勒紧裤腰带,再苦再累也要完成建设的决心和勇气,而现今,我们的信仰在哪里,当代青年的信仰又在何方?
      我无法给出确切答案,也不知道会不会有确切答案,我希望是爱国,希望是奉献,希望是人民,但这是一项浩大的工程,绝不仅仅是提出一个名词如此简单而已,而是党与政府的努力和普通大众的认同,我希望自己能成为这个信仰的一部分,希望千千万万的青年,希望每个人,都能成为中国梦的一部分。
      我希望,九一八,不仅仅是由众多纪念活动拼凑起的单调记忆,而是全民族的反思,和全民族的觉醒!
copyright © 中国收藏家协会 协会网站:京ICP备0906634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117号

制作单位:中国收藏家协会书报刊收藏委员会